国之窖池,酒者道超

2020-12-22 13:50:12   来源: 未知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白酒,是极具中国历史文化基因的产物,在国力增强、消费上升的历史性大变迁中,中国白酒行业已然成长为蔚然大观,白酒亦成为国人生活的必需品和常态消费。

说到白酒,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世界级白酒产业集群,中国的白酒金三角——“酒城”泸州。这座城市在历史的沉淀中孕育出一大批优秀的民营白酒企业。其中,“四川泸窖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便是新中国改革开放后泸州白酒业早期18个白酒小巨人企业中率先实现销售收入超亿元的企业。

这家集白酒酿造生产、包装、销售为一体,拥有多个全国知名品牌的酒业集团,年峰值产能超过5000吨,酒业在1999年便通过IS09000标准质量管理体系认证。通过三十年的发展,泸窖酒业(集团)以其优质的产品和良好的信誉以及品牌运作的理念和方式在业界口碑相传。先后多次获得四川省质量管理先进企业、四川省重合同守信誉企业、四川省乡镇企业管理示范企业、全国乡镇企业质量效益型企业等各类殊荣。

而这一切成绩的背后,来自于一个创始团队数十年如一日的匠心专注,更离不开一个人从青葱岁月到两鬓斑白的坚守。他是21世纪初率先打开全国白酒市场化经营之门的泸州白酒元老之一;他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白酒人当中功成名就后却仍固执只守一业的倔老头;他一头扎根白酒酿造至今已有36载。他,便是四川泸窖酒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郭道超老先生。

01

“那个时候没有长远的目标和规划,只是为了解决温饱问题”

“那个时候没有长远的目标和规划,只是为了解决温饱问题,让生活更美好一点。”郭老先生在访谈中笑着说道。

彼时,郭道超1978年从部队退伍后恰逢新中国改革开放,自小聪明伶俐的他响应跟随国家大好政策开始做起了小生意,最开始来回奔波于重庆和泸州,买卖经营水果等农副产品。骨子里带着军人精神的他,吃得苦、吃得亏,做生意守义重道并善于观察市场,很快就在圈子里培养了极好的口碑和人脉,几年光景便积累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桶金,顺其自然地解决好了他口中的“温饱问题”。

也正是那时候他也开始思考事业的下一阶段该往哪走?想要开创实业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生根发芽,作为土生土长泸州人,他开始注意到周边不少朋友都开始聊起白酒,“酿白酒”“销白酒”“做品牌”等词条开始出现。原来八十年代泸州的白酒是全国的稀缺资源,品质高的好酒更是供不应求。

脑海里开始有方向的他,通过不断的走访和观察,坚定投身于此。说干就干,郭道超便携着前几年生意积攒下的原始资金开始尝试进入白酒行业,那时候的他从未曾想过这一开始便是36载春秋冬夏的专注。

最开始他没有酿造底蕴,身边更没有经验丰富的酒师团队,基酒全部来自于外采。每一次进购郭道超都亲自负责到底,他深知自己产品酒体的稳定性是一切之根基。在80年代那个有酒就能变钱的年代,他的挑剔和执着令供应商也感到不解,为此他与那时的供应点吵过不少架。也正因此他笃定一定要有自己的基地,一定要有自己的酿造环节。“不懂也要搞,没资源也要搞,再多困难都要搞。”他那股子劲儿上来谁也拦不住。

就这样到1984年,泸窖酒业集团前身泸窖曲酒厂成立了。郭道超也正式完成了酿造生产环节自有化。到1999年时,公司已拥有酿造基地2座,包装工厂1座。自营白酒品牌2个,泸窖酒业集团正式成为集酿造生产,包装,销售为一体化的大型民营酒业集团。可郭道超却没有停止自己的思考。

信息网络在那时候的中国还不发达,白酒业的地域分化还很严重。如何让自己的泸州浓香大曲酒走出去,如何让更多外省人知道自己酿的好酒。这是老郭和泸窖如何突破并更上一层楼需要解决的问题。

“既然要为国人酿造好酒,梦想在于让全国人民品鉴。那这个品牌名字要大一点,要装的下泸窖的情怀和决心。”老郭董事会上决心溢于言表。2000年“国池”商标完成注册,当年峨眉电影厂推出广告——“掌中华风茂,酿国池老窖。”由此,“国池老窖”应运而生。

而后,郭道超及他的泸窖酒业再次迎来高光时刻,他观察到彩色电视机已经走进千家万户。“看电视”成为了家家户户每天的必修课。“让自己的酒上电视,让更多消费者看见,才会给我们机会。”经公司高层会议后,他带着另一酒业重磅品牌“一桶天下”来到北京,凭借泸窖酒业产品卓越品质和口碑。CCTV-1栏目通过了泸窖的产品广告,这也是泸州民营白酒企业产品第一次登陆中央人民电视台。

《汉武大帝》电视剧在CCTV-1火热播出,收视率创造当时新高。主演陈宝国老师同步代言的一桶天下宣传片在电视剧播出期间插播,让全国观众看到了这款来自四川泸州的百姓好酒。紧接着,全国加盟商的电话蜂拥而至。酒业又陆续冠名了湖南卫视大兵老师主持的《谁是英雄》等栏目,向全国消费者输送着泸窖自己的产品哲学。

2005年,泸窖酒业集团年销售额达到3.8亿人民币。正式宣告了自己的全国化市场时代。也正是那时候房地产业兴起,大批企业开始涌入地产业,也开始有人向老郭提议进军房地产,产业多元化经营。这时的老郭已经和他的白酒相处了20年有余,摇了摇头说道:“这辈子,我干好这一行就行。”

02

“品质要合格,更要给时代所需”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快消品大环境一路走低,连年央视各栏目广告播出,宣传成本巨大快步向前的泸窖被这场突如起来的危机险些击垮,十月份的时候企业现金流便出现大问题,全线产品销售额锐减。此时如果不能够有一个核心的大单位销售量,泸窖有可能挺不过这一关。

“我出差回到泸州,发现整个酒业哀声一片,其他企业开始研发红瓶酒,包装做得很精美,价格却也高得出奇,那时候百姓的消费力还怎么可能承受高价?我想做出一款亲民的酒,一箱四瓶,价格60元,定位在15元/瓶,核心在于要精美,还得让大环境下消费力大幅减弱的百姓都喝得起。”就这样,“一桶天下万福红”的测试装开始推向市场。

他决定赌一把,先包装三万箱,一个星期后再包装三万箱,如果这一步赌输了,泸窖将面临现金流的全面崩盘。但老郭顺应时势的决策再一次给予他回响,出品后的一个月里大卖八万五千箱。经济危机稍有缓解后,又加紧做出双瓶装,定价38元/两瓶,紧跟着推出“一桶天下金瓶万福”单支装,年后订单源源不断。

“泸窖走在了红瓶的前沿,是当时真正意义上红瓶大规模推向市场的企业。因为当时的人们渴望新型包装同时也渴望亲民的价格,渴望得到性价比高的新产品,带给他们购买的兴奋点,作为企业首先品质要合格,但更要给时代所需。”

03

“诚信这个词每个人都会说,真正做到要经得起别人的评价”

2019年,老郭策划准备来年在这如今鱼龙混杂的白酒市场,携自己的老品牌“国池”登陆央视,通过央视认证让年轻一代消费者相信并愿意品鉴泸窖的好酒,把自己和企业本心以纯粮品质好酒理念这个时代下带给消费者,同步开启国池实体联盟店招商,“让本心团结精英,让百姓感受本心”。

可2020年一开始便遭受疫情爆发,原计划2020年新年后携“国池”品牌再次登陆央视的计划受到推迟。

2020对于普通人而言是艰难的一年,对于深处经济社会中的企业个体而言则更为艰危。2-4月基本销售额惨淡,流通渠道、消费渠道流通性下滑。这对于高度依赖线下市场的传统酒业集团来说影响空前巨大。已经68岁的老郭将跟随自己多年的老伙计们召来办公室,开始寻求这次危机的突破方式。“电商”这个词,这几年不是没人跟他提过,老郭每每听见都是一口否决,可这一次疫情的现实真正让一生倔强的老郭第一次开始动起了电商结合实体的销售想法,可是电商平台让这个时下已经68岁高龄的老郭有些力不从心。

“最近几年我们年轻人开始告诉我应该相信线上媒体的力量,相信消费者的判断,让我伴随这次央视的国池推广拿出一款好酒不招商在线上直接卖给终端消费者。以名酒的品质和亲民的价格,并以我这个老头子的名字来命名,意思是让我把在白酒业一生的名片放在每瓶酒上,让消费者放心。其实,对于线上经营销售我不是很看好,我虽认为不能做自己认为好心但别人反感的事,但是这种精神和观念我是支持的,我是愿意带着真感情奉献给消费者的,我做酒近40年,也敢把我的名字印上去让消费者相信我的酒。”

今天残酷的现实是年轻一代的消费者买东西不出门,线下实体的生意下滑严重,线上销售开始火热,但是线上问题在于鱼龙混杂,很多卖酒人根本不懂酒,产品价格低质量也低。有的他们没有执照、甚至没有生产厂,加以一些引导性的营销让这些产品流向市场使得消费者是很难判断,一旦失去信任,买一次就不会再买了。他们把整个市场上消费者和生产商的距离拉远了,误解加深了。

”伴随着泸窖’国池’本心系列酒在中央人民电视台的登陆,我就拿我的名字出来把我的浓香大曲酒封装,这次按照年轻人的想法在电商平台向消费者直接销售,以我的人格向消费者承诺,希望带着口碑和信誉,把我们的产品带给消费者,离开了口碑和信誉,以谋利为主的人在这个社会上只能走很短的距离,要想长远只能靠诚信。诚信这个词每个人都会说,真正做到要经得起别人的评价。”

04

“一生专注,一生热爱”

泸窖酒业三十六载春夏秋冬一路走来,扪心自问没有黑历史,产品品质是酒业一切之前提。

从1984年修建酒厂,再到2000年申请了“国池”品牌建立。这一次,四川泸窖酒业集团重新携旗下“国池”品牌重磅面市,携本心于2020年12月登陆中央人民电视台CCTV-1、CCTV-7,频道播出,同时以郭老先生名字命名的“道超69”将于线上平台直接面对消费者。

“一生专注,一生热爱”是泸窖酒业对白酒酿造技艺的尊重, “心无旁骛”是泸窖酒业队每一个员工的基本要求。“道超69”,便是郭道超先生沉淀了泸窖酒业数十年来酿造技艺的诚心之作。

“道超69”应运市场需求,在坚守传统酿造技艺的同时,满足如今市场对于产品美学高颜值要求,将中华传统与现代艺术相结合,打造引领未来消费的全新产品。

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让市场消费人群享受实惠价格,品名酒品质。

“品道超,享超远。”——郭道超